奖杯背后的感动和坚持

10月21日,湛江市实验雷剧团在广东省第五届戏剧演艺大赛梅州赛区载誉而归,15名演员在8个剧目中捧回2个金奖、8个银奖、5个铜奖。在大赛所设的9个金奖获得者中,该团选送到广东省粤剧学校培训的学生陈觉,摘取了金奖第二名,成为本次大赛的亮点。而该团当家文武生洪保明,创下戏剧演艺大赛三次连续夺金的奇迹。本报记者日前独家专访该团,发现一个个奖杯背后是感动、坚持……

广东省戏剧演艺大赛是在1994年,由时任广东省戏剧家协会主席、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红线女首倡,由广东省文联、省戏剧家协会主办,从四年一届发展到两年一届。湛江市实验雷剧团团长林奋,正是荣获该大赛第二届金奖第一名后,问鼎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

第五届戏剧演艺大赛共分3个赛区:汕头赛区的潮剧比赛已于今年8月底结束,此次梅州赛区的多剧种比赛在广东省汉剧院落幕后,11月将在东莞赛区举行粤剧比赛。

“这次比赛中,我们最重视演员的基本功。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个18岁的雷剧演员陈觉,他的《林冲夜奔》演得非常规范,基本功相当扎实。这对于粤剧或者汉剧演员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雷剧演员练到这种程度,让人惊喜。”在梅州赛区颁奖典礼上,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周公谨表达了他对陈觉的喜悦。这也让雷剧看到了前进的希望。

1988年出生于雷州一个戏剧之家的陈觉。父母开办业余雷剧团,而他则在其中深受雷剧氛围的熏陶,从小就对雷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虽然生在雷剧之家,父母又是雷剧团台柱,但陈觉一直没有正式学过雷剧。线年。那年他父母因雷剧团破产失业在家。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他毅然离开学校到附近一个粤剧团的春班担当翻跟斗的活。练功的艰辛,他从不敢向任何人说起。2004年,陈觉被湛江市实验雷剧团看中,随后选送到广东省粤剧学校雷剧班学习。他凭着过人的意志和艺术天赋,迅速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记者从省相关媒体获悉,在颁奖典礼后的金奖作品展演时,陈觉的《林冲夜奔》获得全场最热烈的掌声。周公谨表示:“自古以来,女怕《思凡》、男怕《夜奔》。在这个戏中,林冲要在20分钟内不停地唱、念、做、打,能够演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个还没毕业的孩子,把雷剧的《林冲夜奔》演得这么规范,这么出彩,我完全没想到。”他认为,许多年轻演员注重技巧而不重视基本功训练,殊不知基本功将直接影响其综合素质的提高。

陈觉坦言,他压根没想到自己此次参赛会获得金奖。他只抱着平和心态把平时所学展现而已。当场获悉自己以98.56的高分荣获金奖第二名时。他直觉人生中的转折点到达了他脚下,为雷剧事业的繁荣和发展贡献力量的时机来临了。

“三度夺金,这对于在戏里长大的洪保明可谓当之无愧,那是他先天之才赋及后天的苦练结晶!”林奋对洪保明续写三度夺金的奇迹给予了极高评价。本次大赛,洪保明以武生角色扮演《武松杀嫂》中的“武松”。早在2002年,洪保明借《白蛇传》的小生角色“许仙”获得省第三届戏剧演艺大赛金奖。2004年则以文生转长靠武生戏,扮演《挑滑车》中的“高宠”获得省第四届戏剧演艺大赛金奖。

洪保明生长在麻章太平镇一戏剧之家,其父亲、哥哥、姐姐都是雷剧演员。由于受家庭影响,他从小就迷上了雷剧。自他1992年考入湛江艺校后,1996年就被分配到了湛江市实验雷剧团。得以扎实的基本功和实践经验,他隔年在《梅花庄》中扮演小生角色,就获得市第四届艺术节表演奖。

洪保明爱向高难度动作挑战,有几十年经验的老演员都不敢尝试、表演的高难度动作,却在他几番艰辛下表演得分寸不差。洪保明更爱给自己设定疑问,思考是他在训练中勤劳的另一面表现。对于洪保明,每位教过他的老师都非常赞赏。回忆获奖历程,洪保明说,他第一次夺取金奖时,兴奋得一夜无眠。第二次夺金则显得非常艰难,高难度动作的挑战让他产生很大压力。此次夺金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也是历来最轻松的一次赛事。大家都知道他此次只是去配戏,并无参赛的准备,恰好这成了他夺冠心态的取胜点。

“雷剧的剧种发展离不开我,我更离不开雷剧!”洪保明告诉记者,做一名“德艺双馨”的雷剧演员,是他未曾改变的理想,更是他对雷剧所“种下”的深情。

作为省内唯一以展示戏剧演员个人艺术水平为目的的戏剧比赛,吸引着汉剧、山歌剧等诸多剧种和剧团。林奋自编自导的6个雷剧折子戏,有3个现代小雷剧是未曾上过大舞台的创新之作。她对本次参赛并不抱有夺金抢银的希望,团内的骨干力量几乎没有出动,多数是年轻演员及跑龙套演员参赛,旨在让所有人当一回主角。然而,她意料不到“跑龙套”演员为剧团争取了三个银奖。

3名银奖得主是现代小雷剧《除虫记》的演员,广东汉剧院不少演员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们所看到的3名演员之前是跑龙套的。林奋说,该剧目的演员吴泽锋、陈漫、林妃描3人,原先在大戏中连一句台词都没有,只是在场上跑跑龙套而已。而该剧将古老的戏曲程式融入现代气息浓厚的现代小戏,创新了雷剧的表达方法,也是3名默默无闻的演员夺取银奖的闪光点。

林奋告诉记者,她荣获第二届省戏剧大赛金奖第一名后,作为省级剧种的汉剧便将雷剧视为头号对手。雷剧不得不寻求创新,争取更上一层楼。本次参赛在自筹资金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仍要求剧目行当齐全,除了原先由文生、武生、花旦唱主角,添加了老旦、彩旦、闺门旦、青衣、童、丑、须生、老生等行当。在多数雷剧折子戏之外,创新编排了2部现代小雷剧,还有1部雷剧革命现代戏片段,衬托出雷剧的整体现场感,以及观赏性。且每个剧目都从原先注重技艺的培养,提高到人物性格的塑造。

凭借采访雷剧团参加第四届省戏剧演艺大赛、省九届艺术节的印象,加上此次独家专访,记者发现:雷剧团每个奖杯背后都有一个故事,而每个故事背后都抒写着雷剧精神:坚持到底!特别是本次比赛乐队首席陈丛因病“捆板”上阵、吴泽锋因伤打麻醉上台、以及林奋遭遇家中变故仍坚持带团“征战”的故事,让记者也为之动容。

部分演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少人未语泪先流。“乐队指挥临时不能上场,首席‘担弓’师傅陈丛第四条肋骨裂开,第五条软骨移位,无法动弹,少了他根本无法参赛。迫在眉睫时,陈丛要求大家将他捆在木板上,横躺在剧团的大巴最后一排到了梅州。”林奋眼角蓄满泪水,说起陈丛给她带来的感动。雷剧在梅州演出当晚,广东汉剧院艺术室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众多参赛单位中,雷剧的伴奏最让他震撼。没有指挥的乐队,竟能奏出如此齐心的乐曲。演员们则将乐队的伴奏人员直呼:可爱的幕后英雄。

而演员们都知道,临参赛十天前,林奋家中遭遇了变故,她仍强忍泪水带团参赛。从演出中获悉陈觉想用奖金交学费时,她发动了全体获奖演员为陈觉捐款,凑齐了陈觉今年的学费。省剧协主席当场也表态,将捐出3000元助陈觉完成学业。

到达赛区彩排当晚,扮演《除虫记》的丑角吴泽锋不小心扭到了腰,疼痛得站立。隔日送到医院中西药用尽,针灸、按摩皆不管用。吴泽锋看到林奋对自己的细心照顾,长辈背着他四处寻医,遂决定打麻醉封闭疼痛,坚持参赛。但只能维持五小时的,让他在台上抱着2位女演员不知转了多少圈。节目一结束,他便倒在了台上,任由2位女演员泪水满面地边抱边推出场外。吴泽锋说,一个好演员是剧团的支柱,雷剧则是雷州人宣传自己文化的窗口。难得的一次机会宣传和演出,他不容许自己错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