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写甲骨文川大破格将他录取导师却直言:宁愿辞职也不教他

2009年的高考,出现了一篇震惊了许多人的作文。这篇文章,与一般的高考作文明显不同,它由甲骨文组成,其中还夹杂着些许金文、小篆等中国古文字体。

高考过后,黄蛉便在网上一炮而红。即便他的高考总成绩只有428分,却依旧被四川大学锦城学院破格录取。

两年之后,黄蛉更是青云直上,被四川大学校本部录取。为了培养他,四川大学还专门返聘了何崝教授,对黄蛉进行一对一的指导教学。

然而,正当众人都以为黄蛉,可以就此顺风顺水地,走上古文字研究之路时,何崝教授却一纸辞呈递上学院,并直言:我宁愿辞职,也不会再教他了。

安静的考场内,逐渐响起此起彼伏的翻卷声,考生们开始浏览语文试卷的题目,为答卷做最后的准备。

黄蛉坐在教室的一角,和身边学生不同,只见他匆匆略过试卷前面的考题,径直将语文试卷翻折到了最后一面。

一个半小时后,黄蛉完成了他的作品——一篇百分之九十用甲骨文构成、夹杂以少数小篆、金文等中国古文字的文章。

结果不言而喻,除了作文是他精心写就,剩下的半小时,要将其他的考题全部打完,时间显然不够。

他希望靠着语文作文出奇制胜,在本省几百万、全国上千万的考卷中脱颖而出,引起阅卷老师和知名大学的注意。

结果真如他所料,阅卷组的老师看到这篇天书一般的作文,大为惊讶。其中,只有个别老师认出了这是甲骨文,但并不认识字义。

为了专业、公正地评卷,高考阅卷组请来了相关古文字研究专家。专家将黄蛉的作文翻译成了现代简体汉字后,再由老师重新阅卷。

结果,黄蛉的语文成绩,甚至低于应届高考时的分数。他的高考总分,也只得到了428分,甚至低于当年的三本分数线。

复读一年,再度失败。这样的成绩,黄蛉甚至无法踏入本科大学的门槛,他该怎么办呢?

他对记者说:“虽然只得了8分,但我不后悔。这次打击,不会减少我对甲骨文等古文字的兴趣。”

其实,了解黄蛉的人都知道,他能将甲骨文带上高考考场,并不计得失地书写成作文,并不算什么太奇怪的事情。

毕竟,黄蛉从小就与同龄人不太一样。同学们成群结队时,他却沉默独行。同学们谈论明星、动漫时,黄蛉的兴趣确是研究佛学。黄蛉的同学曾说他:“他经常在教室里练习打禅,个性特鲜明。”

这大概是由于小时候起,黄蛉的父母便远离他,去了深圳打工,留下黄蛉一个人,在家乡四川绵阳盐亭县,与外婆相伴长大。

“庙里有个钟,它上面就刻有这种古文字。但开始我不知道,觉得有点像图画,比较圆润,看上去特别喜欢,就经常去玩。”黄蛉这样形容自己与甲骨文的第一次相遇。

在书中,黄蛉接触到了更多的甲骨文。有时合上书本,他会去想象某个简体汉字的甲骨文字形,翻开书对照时,某些字竟然真的跟自己的想象差不多。

对甲骨文如痴如醉的黄蛉,渐渐成为了同学们眼中特立独行的人。黄蛉本人,也因同龄人中少有知己,而常感“曲高和寡”。

在复读班的一堂语文课上,蒲体超用甲骨文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对”字,并解释:“看这个‘对’字,甲骨文的形象,就是一个人拿着一盏灯,所以就慢慢衍生出对照的意思。”

蒲体超不知道的是,此时坐在讲台下的黄蛉,听着蒲老师的讲解,内心早已翻涌澎湃,黄蛉终于遇到了他的“一盏明灯”。

就这样,黄蛉和蒲体超这对“相见恨晚”的师徒,很快因为共同的爱好,而越来越熟悉,成为了甲骨文“知音”。

那段时间,他的甲骨文学习突飞猛进,甚至有时记课堂笔记,也能断断续续地使用甲骨文书写。

提起黄蛉,蒲老师同样惺惺相惜。蒲体超回忆两人的交流时,曾说:“黄蛉确实是如痴如醉,课间经常找我问古文字的问题,有时候给我写个条子也用甲骨文,这种交流非常有意思”。

也许正是因为这段因缘,让黄蛉最终决定,把甲骨文带入高考考场,这才有了后来那篇“技惊四座”的作文。

但同时,他内心深处,是认可这个学生的:“在高考场上短短几十分钟内,能用甲骨文写出一篇 800 字的作文,黄蛉可以说是国内第一人。”后来面对采访时,蒲体超这样说道。

在当时,已被发掘的甲骨文,只有一千多字。而年仅19岁的黄蛉,已经熟练掌握了七八百字,这是他剑走偏锋的底气。

四川大学的一位古文字学教授也说:“即使是研究甲骨文数十年的专家,要用甲骨文写两三百字的文章,至少要花一个月至两个月,一个高中生能有这样的水平,还是很不错的。”

蒲体超的担忧很快成为现实。六月底,高考成绩张榜,黄蛉一边面对着8分的作文,一边面对着因严重偏科,而只够上专科线的总分。

无论黄蛉对此如何风轻云淡,但无法通过成绩,进入自己理想的一本大学,还是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

但蒲体超却不认可对黄蛉的作文评分,他不仅认为黄蛉的作文并未跑题,而且认为可以给出48分的高分。

第一时间,蒲体超在博客发帖声援黄蛉。为了证明他的论断,蒲体超还让黄蛉凭着记忆,将高考作文重写了一遍,并且附上了简体汉字版本,然后一同发给了《成都商报》。

随着黄蛉的文章见报,四川的一些电视台也纷纷对此事展开报道。黄蛉“甲骨文作文”事件逐渐在网上发酵,引起了越来越多的网友围观。

2009年6月25日,黄蛉和蒲体超一起来到上海,拜访了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的刘钊教授,希望能寻求,被复旦大学破格录取的机会。

看了黄蛉的甲骨文作品,刘钊也表示了对黄蛉的肯定:“有一定天赋,我很欣赏。虽然从研究的角度还很初步,但高中生有此爱好,值得肯定。现在有志研究甲骨文的人才非常少,研究国学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小黄看的书不够,有的古文字解释不准确。本科难以破格录取。如果有其他好学校愿意破格,当然是好事。即使没有,也不要气馁。”

但刘钊教授也给了黄蛉希望,希望他继续努力:“到考研究生的阶段,我可以帮你推荐,提供读研的便利和指导,可以报在我门下。”

最后,刘钊送给黄蛉一本自己所写的《古文字构形学》,告诉黄蛉可以通过电子邮件,继续与他联系。

出于对人才的珍视,2009年8月,教育部门又组织了四川大学的一批古文字专家,对黄蛉进行相关专业测试。

同一时间,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也对黄蛉抛出了橄榄枝——愿意录取黄蛉,并全额免除学费。

但黄蛉更希望,能争取到四川大学的录取。同时,西南财经大学也没有他想就读的专业。

于是,黄蛉再次孤注一掷,放弃了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给出的机会,专心等待着川大的消息。

原来,在四川大学的古文字专业测试中,黄蛉表现得十分出彩,经过四川大学内部商定,为了留住一个可造之材,决定破格录取他。

为了培养黄蛉,锦城学院与四川大学联合起来,为黄蛉定制了一套学习方案。更是特地返聘了已从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退休的教授——何崝教授,专门为黄蛉进行一对一教学。

进入大学之后,虽然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网红”,但他并不张扬。直到后来被认出来,黄蛉才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两年后,鉴于黄蛉在甲骨文方面的特殊才能,四川大学又一次特批:黄蛉可以由锦城学院转入校四川大学校本部学习。

未曾料到的是,就在黄蛉将要进入校本部历史文化学院之际,何崝教授却突然向学校递上了辞呈。

面对媒体采访,何崝教授说:“我教他的是先秦文献以及古文字方面的东西,他竟然说自己会读《文心雕龙》。《文心雕龙》是什么著作?这是南北朝时刘勰的著作,这个跟我们的古文字研究没有多大的联系。他说他在读这个书,就是在吹捧自己。”

同时,更言辞尖锐地评价黄蛉:“这个学生有些浮夸,靠不住”,并表明“我不会再教他了”。

媒体得知这一消息后,想要采访黄蛉,进一步了解事件原委,但黄蛉的手机却一直关机,无法联络到本人。

对于黄蛉与何崝教授,究竟为什么分道扬镳?黄蛉在进入四川大学校本部之后,又是怎样一番情景?媒体便语焉不详了。

而黄蛉之后的发展如何,我们已经无从知晓。只是近十多年,再无相关的新闻出现,可以猜测,当初被命运眷顾幸运儿,如今大概已泯然众人了。

黄蛉,本是一种昆虫,喜好鸣叫,尤其在清晨和傍晚,更会发出清脆而响亮的“铃铃”声。其昼夜长鸣不息。

父母为他取名黄蛉,也许是希望他像黄蛉虫一般,用独特的叫声,吸引众人的目光。

事实上,黄蛉也真如他的名字一般,虽出身平凡,却靠着自己的努力和独特的才能,一鸣惊人,成为了寒门学子励志的榜样,只是,黄蛉却没有坚持到最后,得来一个完美的结局。

古往今来,有多少学生数年寒窗苦读,但一朝圆梦,进入高等学府后,便自此不思进取,碌碌终生。

而黄蛉也不过是有“甲骨文”才能的加持,靠着自己的努力,才赢得了一个机会。

只是希望,黄蛉在之后更长的人生中,不后悔自己做过的每一个决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