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有多烧钱?暴雪、育碧巨资入局脸书已亏100亿美元

作为2021年火爆互联网全行业的概念,元宇宙一词,自打游戏《Roblox》将其为概念股上线纽交所以来,先后吸引了英伟达CEO黄仁勋、Epic Games、微软、脸书等各大科技巨头的关注,不少人都开始幻想起了一个如《头号玩家》般的虚拟世界,可供我们在其中学习、工作、交友、购物、旅游,以实现人生的“第二次重生”。

那么,在2022年的春节过后,又有多少家游戏厂商开启了元宇宙,一些在2021年“抢跑”元宇宙的进展如何呢?今天,就让我们来唠一唠。

作为元宇宙的先行者,Facebook早在2020年时就悄咪咪地开启了相关的计划,即为Meta现实实验室项目,致力于推动VR/AR技术的发展,为脸书用户创造一个包容万象的虚拟世界。

结果,在2022年2月3日公布的企业财报中,这个被扎克伯格寄以厚望的Meta现实实验室项目,在2020年收入11.4亿美元,营业亏损66.2亿美元;在2021年收入22.7亿美元,营业亏损101.9亿美元,四舍五入一下,人家就把一个B站给赔进去了???

尽管扎克伯克本人还在嘴硬地表示,元宇宙将会是一个极为长期的项目,大家不能着眼于眼前的利益,但脸书母公司Meta的股价还是在亏损超百亿的财报曝光之后,暴跌超22%,蒸发了1800亿美元,约等同于三个动视暴雪的价格。

所以,从某个就角度来看,扎克伯克与其去烧钱玩元宇宙,倒不如跟隔壁的微软好好学一下,踏踏实实地先把动视暴雪给收购了。

既然谈起了“老实本分”的微软,咱们也就趁势来说说微软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他在近期媒体采访中,透露的元宇宙开发计划。

这个聪明绝顶的CEO表示,微软将会把收购动视暴雪,增加游戏业务的比重作为现阶段的工作重点,借助玩家订阅数的增长来逐步推动微软元宇宙的搭建,但这些开发的行动都建立在下一个互联网出现的前提上。

换言之,微软方面对于元宇宙的兴趣不算特别大,他们更关注于做好游戏IP,抢占元宇宙的用户人数,等到有人真搞出了“元宇宙革命”,微软完全可以“携用户以令诸侯”,一键式为元宇宙提供“构建块”。

就在2月9日,育碧与2021年最火的元宇宙游戏《The Sandbox》达成战略合作,将育碧旗下的吉祥物“疯兔”带进了后者的元宇宙之中,他们将会在《The Sandbox》后续更新中,为“疯兔”搭建了一个有趣的元宇宙游乐场。

当然,因为玩家在《The Sandbox》体验某些项目时,需要交纳SAND 币的缘故,所以育碧此举反倒不像是开发自己的元宇宙项目,而是借助《The Sandbox》之手去炒币,赚取一笔丰厚的“业务资金”。

有人冷静围观自然也有人激动入局,在2月8日,万代南梦宫就公布了创建元宇宙的“三年计划”。

在万代南梦宫的股东大会上,他们表示将会在2022年4月至2025年3月31日,投入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2亿元)去整合旗下游戏IP的数据,通过IP连接粉丝,加强IP价值和使其项目扩展到全世界,最终完成元宇宙的建设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万代的规划中,他们将会为每一款游戏IP都单独开发一个元宇宙,再将这些元宇宙串联起来,能够让玩家在IP轴上享受各种各样的娱乐,以及利用万代南梦宫的独特优势将实体产品和场所与数字元素融合在一起的框架。

这听上去似乎更像是搭建一个游戏社区,而不是可供玩家除了游戏服务外,还能自由购物、买房、旅游的元宇宙。

就在大部分游戏厂商还停留在围观、架设元宇宙初期框架的时候,蓝洞却把目光投向了能够发家致富的元宇宙货币NFT之上,表示已跟元界平台 Zepeto 的运营商 Naver Z 签署了一项协议,将会开发一款专门为NFT打造的游戏,大力推广 NFT 元宇宙计划。

简单来说,蓝洞并不想玩虚无缥缈的游戏元宇宙,而是想要实实在在地炒个数字货币,成为NFT的合伙人,一起在游戏领域推广NFT支付。

至于炒NFT究竟会如炒比特币一般,让蓝洞一跃成为“人上人”,还是会跟大家买的股票、基金那样绿到人心慌,咱们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目前在游戏领域的元宇宙发展,大致处于四个方向:一为大力投资,建设自己的元宇宙;二为手握重磅IP观望、尝试初步合作;三为假借元宇宙之名,搞融资搭建社区,全方面优化自家游戏IP;四为一把梭哈,开始炒币。

究竟谁能在这股元宇宙的热潮之下,真真正正地赚到钱?有待我们的后续观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