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别又沦为炒作的“新衣”

元宇宙里“炒房团”尚在聒噪,“炒鞋团”又蜂拥而入。近日,美国某公司以非同质化代币(NFT)的形式推出了多款虚拟运动鞋,卖出了上千万美元,惊人的业绩迅速吸引了耐克公司将其收购。几乎同一时间,阿迪达斯也宣布进军元宇宙,推出了一系列虚拟运动用品。两大巨头的大手笔再度刷新了人们对元宇宙的认知。

宛若“皇帝新衣”的虚拟运动鞋,何以让人为之疯狂还不惜真金白银?这还是巨大的投机炒作空间使然。有网络艺术家的潮流图案,有NFT技术加持的数字版权,有拍卖平台进行实时报价,稀缺性、流动性、交易所齐备,再加上互联网行业资本过剩,虚拟鞋的价格很可能一次转手就是百倍收益。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只是“击鼓传花”,炒来炒去并未实现价值的增加。换句话说,尽管打着新潮的元宇宙旗号,但虚拟世界里的炒鞋与现实空间里的炒鞋没有本质不同,都是一些怀揣一夜暴富美梦的人在制造噱头。经济规律早已证明,价格总是围绕价值上下波动,会有涨跌,不会只涨不跌,投机炒作、泡沫必破,没有信息、资本优势的个人投资者最终一定是血本无归的“接盘侠”。

近几年,石墨烯、量子、互联网金融、数字货币、区块链各种新兴科技你方唱罢我登场。客观上讲,这些名词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某一领域的最新成果,但也屡屡被别有用心者当做工具,搞些挂羊头卖狗肉的买卖。在这方面,我们的教训已经够多了,不能再让各种早已被证伪的东西披着元宇宙的新衣卷土重来。如今,市场上大有“万物皆可元宇宙”之势,甚至还夹杂着炒币、P2P、传销等非法活动。相关部门应警觉起来,加大整治力度,让那些恶意炒作者付出必要代价。与此同时,也应加大科普力度,向社会讲清楚不论是“资金空转”苗头,还是“去中心化”所隐含的极端自由主义倾向,抑或是把线下生活整体复制到线上的“模式创新”,都不是真正的科技创新,跟风者交的像一种“智商税”。

有业内人士指出,元宇宙产业还远远达不到全产业覆盖和生态开放、经济自洽、虚实互通的理想状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就眼下来说,至少可以明确,元宇宙数据传输需要下一代通信技术,元宇宙画面计算离不开视觉芯片革新,元宇宙建设必备更高级的人工智能说到底,当务之急是突破更多“硬科技”,而非炒作各种伪概念。锚定自主创新、原始创新的方向,踏踏实实攻坚克难,这个风口才能真正成气候,甚至帮助更多产业转型升级。展望未来,一定还会有各式各样的科技概念诞生。是概念创造,还是科技创新,人们应当理性判断,而不能第一反应“炒点什么”。

元宇宙里“炒房团”尚在聒噪,“炒鞋团”又蜂拥而入。近日,美国某公司以非同质化代币(NFT)的形式推出了多款虚拟运动鞋,卖出了上千万美元,惊人的业绩迅速吸引了耐克公司将其收购。几乎同一时间,阿迪达斯也宣布进军元宇宙,推出了一系列虚拟运动用品。两大巨头的大手笔再度刷新了人们对元宇宙的认知。

宛若“皇帝新衣”的虚拟运动鞋,何以让人为之疯狂还不惜真金白银?这还是巨大的投机炒作空间使然。有网络艺术家的潮流图案,有NFT技术加持的数字版权,有拍卖平台进行实时报价,稀缺性、流动性、交易所齐备,再加上互联网行业资本过剩,虚拟鞋的价格很可能一次转手就是百倍收益。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只是“击鼓传花”,炒来炒去并未实现价值的增加。换句话说,尽管打着新潮的元宇宙旗号,但虚拟世界里的炒鞋与现实空间里的炒鞋没有本质不同,都是一些怀揣一夜暴富美梦的人在制造噱头。经济规律早已证明,价格总是围绕价值上下波动,会有涨跌,不会只涨不跌,投机炒作、泡沫必破,没有信息、资本优势的个人投资者最终一定是血本无归的“接盘侠”。

近几年,石墨烯、量子、互联网金融、数字货币、区块链各种新兴科技你方唱罢我登场。客观上讲,这些名词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某一领域的最新成果,但也屡屡被别有用心者当做工具,搞些挂羊头卖狗肉的买卖。在这方面,我们的教训已经够多了,不能再让各种早已被证伪的东西披着元宇宙的新衣卷土重来。如今,市场上大有“万物皆可元宇宙”之势,甚至还夹杂着炒币、P2P、传销等非法活动。相关部门应警觉起来,加大整治力度,让那些恶意炒作者付出必要代价。与此同时,也应加大科普力度,向社会讲清楚不论是“资金空转”苗头,还是“去中心化”所隐含的极端自由主义倾向,抑或是把线下生活整体复制到线上的“模式创新”,都不是真正的科技创新,跟风者交的像一种“智商税”。

有业内人士指出,元宇宙产业还远远达不到全产业覆盖和生态开放、经济自洽、虚实互通的理想状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就眼下来说,至少可以明确,元宇宙数据传输需要下一代通信技术,元宇宙画面计算离不开视觉芯片革新,元宇宙建设必备更高级的人工智能说到底,当务之急是突破更多“硬科技”,而非炒作各种伪概念。锚定自主创新、原始创新的方向,踏踏实实攻坚克难,这个风口才能真正成气候,甚至帮助更多产业转型升级。展望未来,一定还会有各式各样的科技概念诞生。是概念创造,还是科技创新,人们应当理性判断,而不能第一反应“炒点什么”。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贺丹:生育支持政策应以家庭为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