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面临“终极三问”:答对秋收、答错入冬

这家被看作市场上唯一拥有成熟的元宇宙产品的公司,在公布Q4财报,其亏损扩大,用户增速不及预期,财报公布当日股价下跌26.51%。

需要点出来的是,运营亏损从2020年第四季度的6860万美元增加到1.397亿美元,增加了一倍多。

2月,更名后的首份财报同样显示用户增长停滞、营收不及预期,股价暴跌26%。

旗下专攻元宇宙、研究VR/AR技术和产品的部门,运营亏损101.93亿美元,被直指“Facebook搞元宇宙巨亏”。

媒体报道称,通过统计分析天眼查数据发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超874家、注册资本1000万以上的企业正在申请注册元宇宙的相关商标。其中广东企业173家,数量上“独占鳌头”。

2月2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更表示,截至目前,在商标数据库中约有1.6万余件“元宇宙”“METAVERSE”相关商标申请。

但媒体细究之下却发现,一些正在申请注册元宇宙相关商标的企业,初衷是为商标保护。

比如说比亚迪和逸仙电商都曾公开表示,注册元宇宙商标主要是出于商标保护方面的考虑,暂无计划开展相关业务。

其一是近日,中国银保监会官网发布了非法融资风险提示,告诫资本市场不要过度消费这一领域相关元素。鉴于此,新一年,元宇宙领域如何发展,备受关注。

另一方面则是地方政府的热情,目前浙江、江苏等省在元宇宙的相关产业规划中明确了元宇宙领域的发展方向;上海、武汉、合肥等城市也将元宇宙写入202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

以终极三问来代入元宇宙,其实很容易对元宇宙的发展方向和是否沉沦或爆发得出一些清晰的看法。

政府部门的元宇宙设定更多的在工业互联网领域,重点是对传统工农业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

比如通过数字孪生这样一直在实践中的工业元宇宙模式,形成更多工农业场景的突破,以及形成产业链。

这一点上,和目前互联网大厂、资本市场偏重的游戏化、泛娱乐、大众消费的元宇宙形态,是有相当大差异性的。

目前,绝大多数企业将布局元宇宙的落脚点都放在AV/VR硬件上就是最有力的逻辑证明。

而无论怎么定义,目前通往深度沉浸感的载体,同时也可能是差异于PC和移动端的下一代互联网平台载具,都在指向VR或AR设备,这使得该类硬件成为了突破口和元宇宙的基建。

在市面上,存在许多企业将AV/VR项目、虚拟偶像包装一番,摇身一变成为“元宇宙”项目。

一些元宇宙相关应用早已出现,无论是AR或VR设备,乃至虚拟偶像,这些都是可以用于元宇宙的构件,也可以从广义上看作是元宇宙概念。

但目前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项目,依然是基于VR或AR的元宇宙平台(或者说初级形态是游戏)的建设。

类似于当年智能手机在前iPhone时代,到底是键盘还是触屏又或其他形式来达成移动端智能化的载体实现方式。

尽管业界认知这一形态应该是游戏,亦是来源于PC和智能手机这两个平台爆发之时、游戏对普罗大众使用习惯的快速覆盖和孵化。

仅仅只是将PC端或移动端的体验变成元宇宙上的沉浸式体验,并不足以让元宇宙成为替代者,能否丰富场景,在衣食住行等实体领域,以及工业互联网上做更深层次的嵌入,将是元宇宙产业发展继续进行的破题。

类似我是谁(载体形态),从哪里来(起点形态),到哪里去(突破形态),这也是元宇宙的终极三问。

你想好答案了吗,请回答……(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